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天空彩票 > 端端加密 >

女大学生索赔同居费 求证清白还是留恋富贵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端端加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85年,王端端出生在重庆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2004年8月,年仅19岁的王端端从西南某师范大学毕业后,应聘到川渝地区最大的某火锅连锁餐饮有限责任公司的一家连锁分店做出纳。由于她对工作的努力和谨慎,店里的出纳工作很快就被理顺了。一天,该连锁餐饮有限责任公司的老总之一,负责分管重庆市场扩张和业务管理的陈向东来到王端端所在的店里检查工作。他看到分店的现金收支、银行收支及票据、现金的日清月结一目了然,没有出现任何的坐支现象,不禁对王端端的工作大加赞赏。

  陈向东当即找到正在工作的王端端。当看到王端端那张满是纯真和无邪的脸,他不禁感到惊讶和心动。

  从那以后,陈向东便以公司老总的名义经常来店里视察工作。不久,陈向东就将王端端调到了重庆总店,与自己在一起工作,并对王端端的职位做了适当的提升。两人开始了交往。

  2005年8月10日下午,王端端接到陈向东的电话,约她晚上出去参加一个聚会,王端端几乎没经考虑便答应了下来。那天晚上,陈向东和王端端在聚会上都喝了很多的酒。后来,王端端明显地感觉到自己醉了,并随同陈向东去了一家宾馆开了房。等第二天他们醒来时,王端端才发现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把少女最珍贵的东西给了陈向东。她哭着告诉陈向东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彼此都很爱对方。事已至此,陈向东也声泪俱下地跪求王端端原谅自己酒后失态,并说自己也很爱王端端,如果她愿意的话,他愿意照顾她一辈子。想想自己和陈向东在一起后会过上富裕的生活,王端端就答应了。他们在重庆牛角沱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开始了同居生活。

  两人同居之后,王端端待在家里名副其实地做起陈向东的未婚女朋友。由于陈向东的连锁企业在重庆做得很大,遍及整个主城区的几个主要的餐饮区,为此,他每天很早就要起来到公司办公室去处理众多的事务。有时,他还要抽查分店的工作,到深夜才回家。王端端除了偶尔陪陈向东到店里去散散心,平时大多数时间就一个人待在家里翻看各种杂志,或是看电视。尽管有时备感无聊,但王端端觉得自己不缺钱花,比起那些至今既没找到工作、又没找到好男人的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为此,她虽然时不时地在陈向东面前抱怨无聊,关在家里都快闷死了,但她还是比较满足于这种富裕舒适的生活。有时,她也问陈向东他们之间的婚事。但每次陈向东都以公司事务太忙,等等再说之类的话给推脱了。

  一天,在家待得无聊的王端端约了大学时几个要好的同学来家玩。当她们看到王端端尽管跟陈向东过着富人的日子,但和陈向东那几千万资产的连锁店挂不上一丝半点的关系,都不免为其担忧。于是,她们合计让王端端赶快怀上陈向东的孩子,再以孩子为由要求陈向东跟自己结婚。

  王端端听从了同学们的安排。陈向东从成都回来后,她便不再服用避孕药品。2006年5月,王端端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她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了陈向东,陈向东先是吃惊,接着表示怀疑,然后就叫王端端把孩子做掉。

  想到要不成肚子里的孩子了,而自己跟陈向东的关系也不能明确,王端端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陈向东便以公司事务太忙为由,有意冷淡疏远王端端。曾经对自己信誓旦旦的男友,如今不但不答应自己要孩子的要求,反而开始冷落自己,王端端心痛到了极点,她几乎想到了死。

  一天,王端端为了挽回陈向东对自己的爱,竟割腕自杀,幸好被邻居发现后送到了医院抢救。可精明的陈向东知道王端端这是在演戏,根本就不去医院看她。直到一周以后,陈向东才把王端端从医院接回了家。第二天,不由分说,陈向东就带着王端端去重庆市妇幼保健院堕了胎。躺在病床上,想到自己几天前才与死神擦肩而过,加之身体上的剧痛,王端端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20天后,陈向东又要去武汉打理公司在那里的业务,王端端只得拖着虚弱的身体,随同陈向东到武汉去。

  就在王端端跟随陈向东去武汉后不久,陈向东的母亲知道了此事,从成都赶到了他们的居住地。陈母要求王端端离开自己的儿子,不要介入他们这个家庭,并说陈向东已经有一个和他一起创业、共同打出一片天地的老婆了,而且现在正怀着陈向东的孩子,过不了几个月就要临产了。

  王端端说什么也不相信陈母说的是真的,她以为对方是怕自己图陈家有钱才跟陈向东在一起,而说出来骗她的。见自己说不动王端端,陈母甩下一句:“陈向东结婚已经10年了!”就回成都去了。

  这之后,陈向东在母亲的监视下,以种种理由不再回他和王端端租住的“家”里。为此,王端端感到万分的痛苦。这时,她才想到当初陈母到武汉来说的陈向东结婚已经10年,早已有了家室的线;随后,王端端经过多方调查,发现陈向东真的早已结了婚,而且还有一个4个多月大的小孩。这对于王端端来说无异于当头一棒,她这才知道陈向东为什么迟迟不肯跟她结婚,不让她要孩子。于是她又想方设法联系到了陈向东的妻子施小娜,要求她结束和陈向东的婚姻,结果却碰了一个软钉子。

  正当王端端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与恐慌时,2007年春节期间,她收到了很久没有音讯的陈向东发来的正式分手的短信。

  为了挽回这份感情,王端端多次跑去成都跟陈向东谈判,结果都以失败而告终。想到当初陈向东占有了自己,为了不让自己去告发他,求着自己做他的女朋友,并许诺给自己富贵的生活,如今却要将自己一甩了之。愤怒之下,哭成泪人的王端端找到一家律师事务所,于2007年4月16日将陈向东告到了法院,要求解除他们之间的同居关系,并赔偿同居期间陈向东给自己造成的精神损失费40万元。得知王端端到法院去告自己的丈夫并索赔精神损失费,陈向东的妻子施小娜表示,陈家在全国各地开有这么大的连锁餐饮经营企业,是现在的陈家人一步一个脚印打拼出来的。她王端端别以为陈家的钱多想要就要,想拿就拿。她认为,王端端作为第三者,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也就罢了,居然还要闹到法庭上去索赔精神损失费。只要她王端端有这个精力,身为陈家人,他们也将奉陪到底。

  2007年5月19日,王端端突然向法院申请撤诉,并在律师事务所签下委托中止书。这突然中止的诉讼委托,让律师事务所负责此案的李律师百思不得其解,他问王端端:“相关的补充证据已经收集到了,法院正在商讨立案,为什么突然中止委托呢?”王端端的回答是她不想再搅进这件事了,越搅压力越大。

  王端端为何突然中止委托呢?在接受采访时王端端说,她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网上网友们的评论更是铺天盖地,超过了30000条。而大部分都是骂她是什么缺乏“职业精神”的二奶、婊子,骂的字眼要多脏有多脏。王端端说,这种不公平的评论就像一把把飞刀刺伤了她。最后她对此的解释是:“太累了,继续下去恐怕自己就要被骂死了。”除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王端端中止委托的背后是否另有隐情?

  就同居分手赔偿问题,记者专门咨询了有关的法律专家。

  律师张军认为:情人关系不属于受法律保护的范围。也就是说,情人关系不属于法律关系,因此该关系的解除任何一方并不能从对方处获得补偿。

  当然,如果一方愿意,也有能力,是可以补偿另一方的。但就本案而言,女方王端端是无法通过法律强制陈向东补偿自己的,因为他并没有补偿的法律义务。

  同时,律师还谈到,如果本案中的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若干年,并购置了共有财产,如一方已婚,对方可起诉请求解除非法同居关系,并分割共有财产,但是,这也不涉及到需要补偿对方的问题,这只是关系的解除和共有财产的分割而已。如果双方都是未婚,则连起诉请求解除非法同居关系,法院也不会受理的。

本文链接:http://diverlandya.com/duanduanjiami/480.html